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这些单独二孩的适用夫妇主要就来自城市

2018-01-04 09:43

关于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官方态度的基调是谨慎微调,因担心人口爆炸和资源枯竭。其实这样的管理模式就是把人口当作一个国家资源在进行管理。

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现代化城市化进程正在加速,生活方式思想观念也在急速改变。《二十年城乡居民生育意愿变迁研究》发现,城市居民的理想子女数呈现出随年代发展而逐渐下降的趋势,在80年代是以1、2孩为主,90年代以后则是以1孩为主。而据2010年的统计,北京市育龄男女中约有10%选择不要孩子,广州、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中已经有60万个丁克家庭。这些单独二孩的适用夫妇主要就来自城市。若干年后,对生孩子的妈妈恐怕还要鼓励奖励,台湾地区、日本的现实状况就是最好的借鉴。

生育二孩,意味着生活成本、教育成本、住房成本都会相应增加,而社会学家徐安琪的调研报告《孩子的经济成本:转型期的结构变化和优化》显示,从直接经济成本看,10年前的上海,一个0-16岁孩子的抚养总成本达到25万元;到子女上大学再读研,则高达48万元。十年后的今天,抚养成本无疑更高。而据中国西南财经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显示,当你的家庭年收入破20万时,你已经可以骄傲俯视95%的中国家庭了。也就是说,对大部分中国家庭,生二胎是一个十足的经济考验。

此次单独二孩正式在全国实施时,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有数据称,预计新政策推行后,每年将增加超过200万个新生儿。截至今年8月,符合条件的1100万对夫妇当中,只有70万对提出申请,辽宁省近百万单独夫妻甚至百分之一愿生二胎。事实上,包括双独二胎、全面二胎试点地区和国外的许多经验都早已证明放开二胎不会带来人口爆炸。

中国生育率仅为1.6(世界银行数据,中国官方数据为1.18),据联合国的预测数据,即使到2050年也只有1.8。而一个国家的人口若想保持稳定,其生育率就至少要达到2.1;中国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的数据显示,中国总人口为13.6亿人,其中年龄超过60岁者占14.9%,到了2030年预计将达到总人口的25%;老龄化将导致劳动人口的萎缩,这一情况目前已开始显露,去年中国的劳动人口数量就减少了244万;而据社科院的一项研究显示,2010年中国累计失独家庭达到100.3万户,照此趋势发展下去,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达1100万

至于资源枯竭,水、大气、土地等自然资源肯定存在物理极限,控制人口的数量增长貌似是拯救资源短缺的一件带有根本性的战略措施。但是,这只是减少资源短缺的外部效应,解决资源短缺必须着眼于资源开发利用的内部效应,拉斯维加斯堪称建在戈壁沙漠上的城市,单从自然环境论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但拉斯维加斯是全球最具人气的城市之一,人口持续增长,2013人口已经达到约190万,每年慕名前往的人更是无法统计。

不愿生育致使人口下降的状况,在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和地区很普遍,如欧洲各国及俄罗斯,东亚的韩国、新加坡及台湾地区,政府补贴鼓励生育也扭转不了人口数量降低的大趋势。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2的《人口报告》,享受高度现代化生活的日本青年人,有20%将一生不婚不嫁,低生育率将导致日本人口减少三分之一,50年后全国仅有8千多万人,使日本降为二流国家。

而经济的独立又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比如赴美产子。2013年9月,《全美月子中心行业白皮书暨美国月子中心产业发展调研报告》显示:2008年,大陆赴美生子的人数达到4200人;2012年,超过了1万人。二胎妈妈的另一个聚集地香港,来港产子的数量也在10年间以50倍的速度飙升2001年,香港双非新生儿仅有600余名;2011年这一数字飙升至17万,而据香港《大公报》报道,赴港产子的内地孕妇中,超过六成是生二胎。

添丁早不是添双筷子这么简单的问题,根据李建民《中国的生育革命》所述,中国已进入生育成本约束驱动的低生育率阶段。生育政策已不再是影响人们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的首要因素,取而代之的是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因素。

可见,简单把人口当作一个国家资源在进行管理,效率确实不高。而欧洲各国及俄罗斯,东亚的韩国、新加坡及台湾地区,政府补贴鼓励生育也扭转不了人口数量降低的大趋势。要使人口政策改革更有效率,需要转变思路,不以计划经济的思维看待人口,不将人口作为一种资源来进行管理和干预,而是将生孩子作为一项应该归于家庭的权利。

于是,放开二胎的呼声从未间断,在中国近年的两会中都会成为热议的话题。但官方一直未正式发布实施,直到去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公布,单独二孩政策正式在全国开始实施。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单独二胎政策历经十年酝酿,无数次的调研、讨论和测算。新政酝酿阶段,曾有多个方案进入决策层视野,有关二胎放开的博弈可见一斑。多少年坚决不让动、不许动,现在能迈出这一步不容易。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如此评价。

按理说,放开单独二胎的受益者,主要是包括城市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在内的受计生政策管控最为严格的中产阶级群体。但他们是对育儿质量和生活品质尤为关注和在意的群体。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曾引起了大众对翻墙生子的热议,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对国内现阶段的公共服务或生活环境不满(据《安联全球财富报告》的计算,2012年中国中产阶级的数量已增加到4.13亿。仅2012年一年,全球中产阶级人数增长了将近1.4亿人,中国占了最大份额)。

网站统计
RSS